没有了后顾之忧的今日头条

今日头条终于拿下了悬在头上的那炳达摩克利斯之剑

昨日,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在微信上给我看了一张图片:

张利东是今日头条背后那家字节跳动公司的法人,也是今日头条的高管。这张图证明了一件事:今日头条得到了网络视听许可证的牌照。

之所以是赵何娟给我看的一个原因在于,我和她在去年12月底,一起参加了一个小范围的交流会。席间我半开玩笑地问过头条的一位同事:你们什么时候结束非法运营的状态?

基本上就是指头条这张视听许可证。

头条去年就开始以做视频托管的方式进军视频领域,这和在网页上嵌入一个来自优酷或腾讯的视频性质上完全不同。后者并不需要许可,但前者,理论上,无牌就是非法运营。

无牌运营视频的后果可能会很不严重,但也有可能会比较严重。昨日关于梨视频的一起新闻,我相信很多人都看到了。

当时得到的回应就是:我们正在着手买一家有牌的公司。

时至今日,看来大局已定。

稍微八卦一下这张牌照。

如图所示,这张牌的发证日期是2015年1月18日。理论上讲,视听许可证是三年一审,头条至少还可以用一年,到了18年1月要续牌。续牌有没有可能不批?存在这个可能性。有司可以较真这家“运城市阳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”的控股人身份并非国资,而按照视听许可证的颁发要求,2008年后必须是国资控股。

但头条的能量也不小,所以我个人有理由相信,他们是完全可以续到牌的。

来看看运城这家公司。资料显示,2016年8月做了一次变更,法人从贾聪珍转成了张利东,这意味着,头条其实是去年8月就买下了这家公司。可能许可证上的变更还需要时日去GR,故而一直到到今年这个时候,才算搞定。

至于贾聪珍,也不是这家公司的原始创始人,他在2015年1月8日从张爱红的手上买下(十天后,拿到了许可证)。资料显示,贾聪珍是爱播信息技术(北京)有限公司的法人,也是北京佩罗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的投资人之一。佩罗公司有个网站,http://www.prprlive.com/,点击后会发现佩罗在做一个叫“见信”的应用,免费视频短信社交。而爱播公司在工商信息那里留下了一个fin@cloudacc-inc.com,后面的域名指向一个叫“云城互动”的网站,页面显示是做视频技术服务的。云成互动是一家青岛的公司,创始人之一胡森名下有一个叫“北京云健坤”的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该公司在工商处留下的信箱也是fin@cloudcc-inc.com。

看来贾也是帝都网络视频圈中人士,这就解释了头条为什么会跑去山西运城这么个地方买了个牌。

按照08年的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,视听许可证颁发对象必须是国资控股或国有独资,贾聪珍用运城文化这家自然人投资性质的公司在15年1月还能搞定这么一张牌,也是有套路的人。

对于头条来说,这张牌的意义非同小可。

这两天一直有一个江湖传说,说是“快手”打算上市。

快手是一个覆盖三线以下城市为主(或者叫小镇青年)的短视频平台,属于北上广人群很少听闻或使用但其实用户量极其惊人的移动应用。

从快手官网尾部来看,我并没有发现网络视听许可证,这就意味着“无牌经营”的可能性很大。这对上市——无论是大陆、香港还是国外——都构成了重大障碍。大陆就别想了,香港国外,就意味着有着巨大的政策风险,IPO难以卖出好价钱。

头条也一样。

我一个做投资的朋友和我提到,头条完成了一轮估值为120亿美金的融资。体量已经相当十只独角兽。有理由相信,IPO可能是会放到议事日程上的一个题目。牌的取得,为IPO扫清了一个障碍。

更重要的是,业务。

今日头条成立于12年3月,到今天,已近五年。

14年6月的时候,头条放出消息,完成了一亿美金的融资,估值5亿美金。这在当时的媒体圈引起了不小的争议。因为在那个时间点,盛传当时还未出事的21世纪经济报道要卖给阿里,整个21集团卖价不过25亿人民币。而一家两年的依靠多方媒体才有内容的公司,估值竟然比老牌媒体二十一还要高。而后来阿里投资的是上海的第一财经,一家含报纸、杂志、网站、电视台、电台的全媒体集团,在阿里投资的交易中,给出的价格是:30亿人民币总估值。

5亿美金估值之后,引发一些媒体状告头条侵权,也在圈内展开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头条到底有没有侵权的讨论。

但讨论归讨论,头条的发展依然用一种狂飙突进的方式。今天已经形成了年营收数十亿(有种说法是40亿,也有种说法是5-60亿)人民币,估值百亿美金的巨无霸。

而这一切,基本上全部建立在图文的分发上。

同时,带来一个疑问,在微信公号平台作为一个最为强劲的事实上的竞争者,头条依靠图文的分发,规模还能不能再“狂飙突进”?

答案,有可能是否定的。

内容创业兴起后,多家平台都突入到“图文分发”这个市场上。以至于传出“自媒体平台太多,自媒体人都不够用了”这样的玩笑话。

对于头条来说,最强劲的,是微信平台。虽然张小龙有可能根本无意做头条的竞争者,但大量内容生产者主要趴在微信后台上琢磨粉丝增长,完成用户互动,将图文作为首发地是确凿无疑的。

keso在去年10月的时候写过一篇“陈彤的时代,张一鸣的时代”,大意就是张一鸣接过了陈彤的位置。第一段他是这么说的:

现在陈彤再次回到了他熟悉的网络媒体行业(注:指的是陈彤离开小米去了凤凰一点资讯),只不过今天的网路媒体已经不再是新浪所引领的那个网络媒体了,今天的网媒代表,也不再是“传统的”陈彤,而是新贵张一鸣及其今日头条。

我后来碰到keso,和他交流提到,其实,网媒这个东西,陈彤大概在07年就谢幕了。

06年全年业绩,新浪的广告收入是1.2亿美元,而百度则为1.062亿。

07年,新浪广告收入1.689亿,百度上升到2.387亿,从此将新浪远远甩在身后。

真正站在内容生态食物链上端的人,07年开始,就从陈彤换成了李彦宏。只不过李彦宏不混媒体圈,很少和媒体人士打交道,给人一种“非同行”的感觉。

而间或喜欢和媒体人混混,甚至面对数十位媒体老总、高校新传教授大讲媒体未来的张一鸣,其实继承的是,李彦宏的衣钵:算法分发。

虽然搜索引擎是用户拉取,今日头条是平台推送。但核心都是:算法分发。

而张小龙,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,姑且称之为:社交分发。

张小龙的微信很难去做以算法为核心的分发,张一鸣为代表的其它各种内容平台(微博除外),也很难切换到以社交为核心的分发道路上来。

社交分发与算法分发的核心区别点就在于:去中心与中心化——此话并无褒贬。

这两日圈内在流传一份李彦宏的6000字讲话稿,大意就是百度要全力进军移动领域的内容行业。

就我来看,委实有点难。

道理其实是吴军在《浪潮之巅》一书中提到的:比对手好10%是没用的。

比如说搜索引擎。搜狗、360等即便搜索返回结果,比百度更精准10%乃至20%,都难以撼动百度在搜索市场中说一不二的地位。

移动端的分发领域,如果走算法路数,以平台根据计算出来的用户兴趣进行推送,这个路径今日头条大势已成,任何一个竞争对手,比它更精准10%,是没有用的。

图文推送这件事,我前年就和一个朋友说,大致上格局已成,不太会出现颠覆性的变化。于是我力劝我这位朋友离开了一家内容客户端,劝了一年,最终去年人入职了新榜。

今日头条在这件事上并没有对手,过去它的装机量不如腾讯系(用户时长早就超过了腾讯系),但到了去年年底,这个数字,它都是业内头号选手了。

还是吴军博士在《浪潮之巅》里抛出来的一个问题:当一个细分市场,你已经执牛耳后,你的增长,会在哪里?

这就是头条为什么要全力进军短视频的原因。它甚至跑到海外全资收购了美国移动短视频创作者社区Flipagram。

一是防止对手在这个领域上把它超越最终翻盘,二是要完成自己的继续高增长。

视频对头条的急迫性已经大到,即便是无牌经营,也要先干了再说。先上车,后补票,反正这种事在中国互联网,不是什么新鲜事。

如果只是允许头条号作者将腾讯也好优酷也好上的视频,嵌入到头条号页面上,对于头条的意义非常小(可以增加用户时长,但仅此而已),因为这种做法,头条并不能投放视频贴片。

只有大胆一步,把视频托管做了,才有可能卖出更大规模的广告。

对于已经坐拥用户装机第一时长第一的头条来说,注意力不成问题,成问题的是在相对更小的手机屏幕上,如何创造更多的广告位置。

视频托管,才能给出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。

2016年,一家互联网公司也要做内容分发。

下注不小,动辄上万的真金白银补贴内容生产者。

我和这家公司的一个同事说:你们补贴作者,如果补贴我头上,我当然笑逐颜开。但我不得不说的是,你们的方向是错的。

视频才是有可能的机会,亦步亦趋跟在头条号之后,是没出路的。

只不过,到了今天,头条把头上那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取走,在既有的势能推动下,诸多平台们,机会还剩下多少呢?

—— 首发 扯氮集 ——

版权声明 及 商业合作

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,天奇阿米巴基金投资合伙人

精彩评论:0

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

评论成功

评论失败

热门文章HOT NEWS

订阅 "百家" 频道,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

 

百度新闻客户端

  • 扫描二维码下载
  • 订阅 "百家" 频道
  •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
用户反馈